縱然賞心悅目
這類松與石的關係並不正常
畫面上還烙著血色印章
如情緒的抽象畫
都會生活偽造的盆景
松與石糾纏飛舞
只為討好文人雅士的幻想
然而什麼是自然?
石頭雖然僵硬
一觸碰外物也會變形
非生物自有一套互動方式
會積澱與消蝕
更何況是自由自在的松
又有誰能說是強迫
藝術最多不過是模仿著
松的意志、石的天真
若論崇尚自然
就是在鑑賞的時候
懷著虔敬之心

 

圖說 :

[清]弘仁[漸江] (1610-1664),「松石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madevas 的頭像
kamadevas

蔗尾蜂房

kamadeva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