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nlight--from Suite Bergamasque
    by Claude Achille Debussy, 1916
                                                                               
  熟悉的鋼琴曲響起
  是母校圖書館閉館的廣播聲
  數不清多少夜晚
  獨自步出校園
  帶著一卷卷影印的資料
  還散發著說不清的
  溫度,黑白的字跡
  有的沉悶有的驚喜
  就像夏夜烘散的地氣
  或是典型的陰雨夜
  那時從不會想到月光在某處
  依然地持續地
  在我目光或曾看見
  或真的不曾或視而不見
  的某處,默默生長
  蔓延,也許就在碎夢溪底
  在282公車濺起的水漬
  或者難得地乾燥
  我輕搖著空空的礦泉水瓶
  空空的礦泉水瓶
  飲盡如水的時間蒐集來
  一瓶氣般的資料
  現在正整齊地堆在我書房
  鋼琴聲中圖書館燈火
  一盞盞熄滅
  結束了,暫時結束了
  我的心中不管容納多少
  溪流江水
  今夜我彷彿又從溪邊
  圖書館的深處步出
  邊走邊舒展著筋骨
  座上空蕩公車回到了家
  縱然寫詩的今夜
  不巧沒有月光
  但我的心已得到巨大的解脫
  在樂聲中
  為內心一幅幅掙扎
  荒謬、平靜、晦澀、光明
  重複翻轉的十萬圖
  落了款
  蓋了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madevas 的頭像
kamadevas

蔗尾蜂房

kamadeva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