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你用食指沾墨
 按照自己指節的樣子
 畫竹枝
 想起去年道聽的
 竹枝詞
 想起伐柯伐柯
 看著竹林如曠時攝影
 你曠日費時的影
 投射在畫面上
 你的人生也在快轉
 甚至轉到未來
 興高采烈地指劃
 一氣喝成
                                                                               
 那竹枝詞吟詠著黛玉
 病美人
 你說,不是惡竹就是病竹
 也不盡然
 變態並不是生命力啊
 你說,這幾劃要等乾透
 再用濕墨渲染
 才會渾成、又透氣
 我急速思考著
 有沒有健美的竹呢
 你說,藝術追求美
 卻導致反美
 畫竹卻在模仿手指
 自然模仿藝術
 是謂反竹
 伐柯伐柯是自殘
 畫竹也是自殘
                                                                               
 雨後的竹林在嬉鬧
 你的指節充滿惡趣味
 你的竹長著斑
 似乎是病蟲害,又是裝飾
 萬竹瀟湘
 叢聚丘陵叢聚谿壑叢聚水濱
                                                                               
 你的食指
 撫遍
 我的目光
 瀟湘
                                                                               
 生命力就是消耗生命力
 你不用竹桿筆畫竹
 也不真正去畫竹
 甚至反竹
 難道是一種由衷呵護
 那麼畫面中你的未來你的指
 我就不能
 顧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madevas 的頭像
kamadevas

蔗尾蜂房

kamadeva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