側躺看山入睡

想摟卻已太醉

醒時,山已離去

 

有時山只是暫時走開

霧散了就回來

有時睡了太久

山已緩緩隨水與風遠去

一直以爲山不會走

即便山被建成了都市

甚至再度化為綠色的丘墟

我悠悠醒時,山總還在身旁

不料這次山已不在

時間是山最大的敵人

我,是次要敵人

 

靜臥等山回來

欲追又恐山歸

起時,山在心間

創作者介紹

蔗尾蜂房

kamadev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