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即是妻
--羅浩原

二月冬山初醒
懶雲纏腰間
銀灰錦褥長曳天邊
先是輕舒山腳
繼而沐浴在午后陽光中
白色雲巾輕盤頭頂
到傍晚全身通紅
我在遠方
裹著厚厚的圍巾
斜著頭端詳
良久,才記得說:
「我回來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madevas 的頭像
kamadevas

蔗尾蜂房

kamadeva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