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面這段影片是印尼海事暨漁業部長Susi Pudjiastuti 於2016年8月15日參加印尼Tempo報社舉辦Chairil Anwar紀念活動時的朗誦,她選擇的詩自然與海洋有關。事實上,台灣與印尼經常發生漁業糾紛。2016年3月,屏東縣漁船「聖德財號」及「連億興116 號」從孟加拉灣前往新加坡卸貨及補給,於21日凌晨行經麻六甲海峽時,遭印尼巡邏船槍擊。
當時印尼海事暨漁業部長Susi Pudjiastuti在接受記者訪問時宣稱台灣漁船非法闖入印尼位於麻六甲海峽的海域捕魚,印尼巡邏船要求停船檢查但台灣漁船不予理會還企圖衝撞巡邏船並逃逸,巡邏船對空鳴槍示警無效才對台灣漁船開槍。她並出示一段影片顯示印尼巡邏船追逐台灣漁船並打出燈光信號的畫面。
聖德財號船長林喃揚則在漁船駛抵新加坡後對記者表示:事發當時凌晨天色未亮,又在海盜頻繁出沒的海域,突有陌生船隻接近,且突然開燈叫囂,讓他相當害怕,只能加速逃離,跑都來不及了,怎麼可能衝撞。他說:「在追我的時候,我們看也沒有點電燈啊,完全沒有看到漁船阿,來到我後面的時候,他才開照明燈!還有編號幾號,我已經有報到台灣,台灣也沒有回我說停下來讓他檢查阿,他一來就開槍了啊!」並指著漁船上的彈孔控訴印尼巡邏船瞄準船長室根本是要人命。
Susi Pudjiastuti於2014年上任以來大力取締非法捕魚,已有上百艘非法捕魚的外國漁船遭到印尼逮捕、罰款並於事後炸沉漁船。例如2016年4月5日印尼官方就同時在七處地點炸沉了23艘被查扣的外國非法漁船,宣示捍衛漁權的決心。2016年10月12日又有台灣漁船「日連財16號」在印尼、菲律賓重疊海域遭印尼海軍扣押。印尼海軍表示,「日連財16號」未掛國旗、沒有補漁准證、船員名單與船上人員不符,且在印尼經濟海域被查獲非法捕魚。「日連財16號」後被起訴並進入印尼的司法程序。台灣的相關部門則表示正朝與印尼簽訂漁業協定的方向努力。

 

 

 

 

 

 

[來自海上的消息]
--Chairil Anwar (1922-1949),羅浩原 譯

我本來只是在那個時間點,
想要與妳再續前緣;
忘記了水手會突然獨自在傷心的海上漂流,
再度被導向那藍色的方向。

現在我身上帶著傷,
還裂得更開,流著鮮血,
自妳過去熾慾且熱烈的吻痕;
我又再度異常虛弱並自棄。

生活持續在艉舵與舵輪之間。
只平添混合著回憶的界限。
而靜止的威士忌倒映著癲狂的笑。

而妳呢?祈禱與禮讚是妳的日課嗎?
抑或是某些事亦擱淺其間,
早晨有隻鳥死在籠邊?

1946


[Kabar Dari Laut]
--Chairil Anwar (1922-1949)

Aku memang benar totol ketika itu,
mau pula membikin hubungan dengan kau;
lupa kelasi tiba-tiba bias sendiri dilaut pilu,
berudjuk kembali dengan tudjuan biru.

Ditubuhku ada luka sekarang,
bertambah lebar djuga, mengeluar darah,
dibekas dulu kau tjium napsu dan garang;
lagi akupun sangat lemah serta menjerah.

Hidup berlangsung antara buritan dan kemudi.
Pembatasan tjuma tambah menjatukan kenang.
Dan tawa gila pada whisky tertjermin tenang.

Dan kau? Apakah kerdjamu sembahjang dan memudji,
Atau diantara mereka djuga terdampar,
Burung mati pagi hari disisi sangkar?



[News from the Sea]
--Chairil Anwar, translated by Burton Raffel

I was really a fool that time,
Wanting to sleep with you,
Forgetting how quickly a sailor can find himself alone on the sad sea,
Reconciled to his blue destination.

Now there’s a wound on my body,
Widening, spilling out blood from
The place where you kissed me, then, with a fierce lust
And I was far too weak, and surrendered.

Life goes on between the stern and the ship’s wheel.
Definitions only strengthen memory.
And crazy laughter is reflected in the quiet whisky.

And you? Is your job prayer and praise,
Or is there something washed up between them,
A bird that at dawn, is dead against the bars of its cage?


Burton Raffel, ed. & trans., The Complete Poetry and Prose of Chairil Anwar, Albany: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Press, [1962], 1970, pp.102-103.

 

 

創作者介紹

蔗尾蜂房

kamadev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從流亡到放逐
  • 欣賞此譯詩,迂迴撞擊的觸感,羅列滿腔積鬱而掃射
    閱畢.竟有骨子很淋漓罷別的濃烈共感 呵~
  • kamadevas
  • 謝謝冰夕不時給我正面的回應,提醒了我自己翻譯的詩還是有人在認真讀的,可不能
    草率為之^^

    早晨有隻鳥死在籠邊?

    我覺得是這首詩中最觸動人的句子,那是一早醒來突然的驚覺,很令人悲傷的譬喻...
  • faninsa
  • 翻譯之必要如造橋,且你的譯詩市面上少見
    更多的是,未有機會謀面書局網路等通路的好詩精義
    正待猶你的手 心 來翻開奧妙的揭示與流傳的出口
    而我怎能忽略這麼海闊天空的星宇窗口,提燈來見 呢 ^_^

    嗯..近一年時間我似乎與死神&病魔結下了深度樑子 呵
    所遇人的身週遭事,姑且跳過不談.
    偏我有隻瑪爾濟斯蹦跳雪白的幼犬狗才養四個月不到已染病近一個月

    昨晚我守著狗狗睡
    夜半還神經地不時用手指靠近它鼻子去感覺有氣息的,深怕它永遠沉睡.. 
    --- 是吧,我想離這天不很遠的某日晨起
    有人會放聲痛逝一場,只存留攝影機裡那樣活躍 夢般影像

    呃``...我似乎扯遠了題外話. 呵呵,人生總有些事得學會接受,再接受
    學會衝擊著留下你最後一個的 生者 逆風而往 ---
    我想這即從童年忍不住拼命想逃的意念腦海中吧 呵呵

    下回詩中再敘 ^_^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