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荻原書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Jun 17 Sun 2007 05:48
  • 奔跑



翻閱以前我寫給妳的信,我曾寫下這首詩給你看
但已經忘記是自己寫的,還是從別處抄來的…


kamadev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25 Fri 2007 03:25
  • 月影


翻閱以前我寫給你的信,我曾寫下這首詩給你看
但已經忘記是自己寫的,還是從別處抄來的…


潮瘴的南國夏夜

kamadev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翻閱以前我寫給你的信,我曾寫下這首詩給你看
但已經忘記是自己寫的,還是從別處抄來的…



kamadev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透過SKYPE傳來我均勻的呼吸聲
我又在妳的LAPTOP上睡著了
還停留在切.格瓦拉在剛果打游擊的夢

kamadev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悲しみは一つ
青い
半透明な
浮かんでいる

kamadev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看見一匹灰馬]

kamadev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還沒有跟妳說過我喜歡喝什麼啤酒。有一陣子我常獨自去公館的小酒館,喝著St-Feullien Brune,一種比利時啤酒,孤單地翻譯Sylvia Plath的詩。那種啤酒是褐色的,有很厚實、不易散去的泡沫,蛇麻草、甘草根與焦糖的配方,喝了之後在口齒間散發著一種慵懶的香氣。我的酒量極差。我抹一抹油光滿面的臉,額頭與耳朵已熱烘烘。我把手指擱在嘴唇上,嗅著自己呼出來氣息,我覺得自己的口吻散發著啤酒的芬芳。我覺得自己瘦瘦的身體彷彿多了十公斤,我覺得頭很沉重、腳步沉穩,手握筆用力、下筆慢。我覺得我譯出來的詩很好…

如栓塞在籠中的壞脾氣的長尾小鸚鵡
困在精巧的玻璃雕塑例行公事,

kamadev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妳送我一塊香茅皂,朱天心的小說〈匈牙利之水〉中的那段台詞——「香茅油!我有三十年沒聞過了…」——原來就是這種味道。我是個嗅覺不靈敏的人。我突然想到,「誤讀」妳的個性像個小男生,會不會是妳「挪用」KENZO的「風之戀」的緣故。「風之戀」的前味是日本檸檬和芳樟樹葉,中味則是水生薄荷和睡蓮葉,後味是綠胡椒和白麝香。縱然試圖去理解這些華麗的名詞,但我還是忘了妳的氣息。我需要不斷地溫習。不,我不想記住妳的氣息!為什麼要記住呢?記憶其實是一件不祥的首飾。我不喜歡佩帶任何東西——戒指、耳環、項鍊、手鐲——我不需要刻意去記憶關於妳的任何事情,因為我每天都要和妳在一起,我與妳要生活在沒有記憶、沒有歷史,也就沒有遺忘的那個——我不想稱之為「時空」卻不得不稱之為「時空」的那個——「小寫的」(minuscule)時空當中、「不顯示的」(default)時空當中。就像妳送我的那塊香茅皂,被我珍惜地日搓月揉慢慢用到最後,薄得像一片泛黃的月暈、薄得變成洗手台上一塊印痕之後——妳又送了我一塊豐腴、渾圓的香茅皂,讓我一點也不用,顧惜。我不得不承認,我會自認為是學歷史的人,但我最想學的是如何逃離歷史。正因為我知道古蹟是可貴的,所以我偏激地認為,古蹟保存是最痛苦的一件事。妳我的愛情亦然。不過我追求的並不是超越於時空之外,而是潛藏於時空之中,妳我要如凡夫俗妻,如嗅覺不靈敏的人,悄悄路過愛情的燔祭之處。


kamadev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