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412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喜得石川啄木詩集《悲哀的玩具》(悲しき玩具)的英譯本[1],情不自禁地從英文再轉譯成中文;以前在一位翻譯工作者「智惠子」前輩的文章中讀到「翻譯是一種抄襲」[2],我不會日文,只是想享受「抄襲」啄木的詩歌的感覺罷了,所以請讀者以原文[3]和Sanford Goldstein與Seishi Shinoda的英譯為準。「我的網友」殊一君翻譯了啄木的《一握之沙》(一握の砂)的許多作品[4],我很羨慕他,但仍然十分懶惰,沒有去學日文。我不得不再次徵引季羨林先生在〈談翻譯〉一文中說的話:「倘若對一個外國的詩人、戲劇家或小說家真有興趣的話,就應該有勇氣去學他那一國的語言。倘若連這一點勇氣都沒有,就應該自己知趣走開,到應該去的地方去。不要在這裡越俎代庖,魚目混珠。我們只要有勇氣的人!」[5]這…「轉譯」的確像是鬼鬼祟祟的小偷行徑,更何況是譯詩,或許將來有一天我會鼓起勇氣吧!?

1.
呼吸すれば、
胸の中にて鳴る音あり。
 凩よりもさびしきその音!

kamadev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楊佳嫻(1978- ),高雄人,政治大學中文系畢業,現就讀台大中文所博士班。曾獲台灣省巡迴文藝營創作獎、寶島文學獎、台灣文學獎、全國學生文學獎、政大道南文學獎、台北文學獎、青年文藝營創作獎、公車詩文徵選、梁實秋文學獎和大專學生文學獎,作品曾發表在幼獅文藝、明道文藝、創世紀、台灣詩學季刊、中央日報與自由時報。目前是政大「貓空行館」BBS站詩板板主,在「明日報個人新聞台」設立個人網頁「女鯨學園」。2003年4月出版第一本詩集,《屏息的文明》。同年8月的《文訊》雜誌上,刊登了一篇楊佳嫻的訪問稿,其中一段敘述得頗為生動:

「狹窄女生宿舍內,書櫃擁擠,櫃內的書更擁擠。環視那些壘疊的書籍,似乎沒有什麼秩序,但是詩集確實是被集中放在一起的,且安置於書櫃最高處,以佳嫻的身高來說,需要稍微踮個腳才能抽下來。我無意做過分詮釋,不過我以為,詩在她的世界中,確實是一種高度,一種應該多花一點氣力去獲得的事物。」[1]

詩在她的世界中,的確具有某種高度。

kamadev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冷門」的抒情詩人

午後的陽光 是陣透明的霧
無風 微雨
黑袍修士無聲地滑行
電梯的沈落 隨著原罪的牽引

kamadev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這本詩集的書名真是值得玩味,陌生地,可當名詞也可當副詞,令人聯想到文學中的「陌生化」(Defimiliarization),或是「異鄉人」(The Stranger),以及「延異」(Differance)等概念。此外,在書的封面上,作者的名字就在書名的旁邊,使人不禁連讀為「(就這樣)陌生地曾琮琇(了)」或「(在)曾琮琇(的)陌生地」,又製造出歧異的聯想。封面上的風景似乎是北宜公路上的隧道,透光的隧道形同柱廊,象徵著從此端通往彼端的孔道。

不過基本上,這是本「羽量級」的詩集。

這並不是說這本詩集不觸碰宏大沉重的主題,而是其探究問題與處理問題的方式,比較迂迴、輕巧,並不採用「重量級」正面交鋒一拳擊倒的策略。例如〈紙〉這首詩,探究了文學和作者的意義:

kamadev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木焱,我認識。就是BBS上的muyan嘛。

後來又認識了林志遠,他的詩〈2〉收入《八十七年詩選》裡,以一個理工科學生奇特的二進位邏輯和數字妙喻,令我印象深刻。

然後我認識了馬華詩人木焱。

kamadev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陽光灑在肩頭
我們舒展如一本久未打開的詩集
生命終究太絢麗了
沒有一個詩句可以將它籠罩
希望,人間最後之芒
當所有的潮聲都遠去

kamadev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999年起thorn開始寫一系列的短詩〈囤積秘密的蟻句〉,目前一累積97首。短詩是很純粹的語言遊戲(競賽)。像謎語,謎底就是標題,卻讓人猜不透謎面。像禪宗問答,開悟與否看機緣。短詩本身不可能深刻,因為刀能深刻任何事物,無法深刻自身。再一次,評論thorn詩又要面對童詩問題,如〈小人書〉一樣,有些〈蟻句〉太像童詩了。其實,我一直認為寫童詩是詩人最難盡到的責任,也就是將詩人代代累積的靈感傳承給孩子們。許多偉大的詩人留下了珍貴的童詩集,所以我想,thorn能寫出充滿童趣的詩句,說不定也會成為「大尾」的詩人。 在此要釐清一下童詩的定義,我不認為故作童言童語狀就是童詩,我認為許多「兒童文學」的理念事實上太矯情,只是成人自以為是地「幻想」兒童如何「想像」。這等於是假設兒童缺乏「理性」,而隨便弄一些天馬行空的字句去哄騙兒童。事實上,兒童也是很講「邏輯」的,只是成人不易了解,兒童獨特的「邏輯」或「世界觀」正是人類創造力的潛能。因此,「兒童文學」應該是成人努力找回赤子之心,找回自己的「兒童邏輯」之後,如一個孩子與另一個孩子交朋友那樣,把自己的「兒童邏輯」現寶似地給其他孩子分享,其他孩子探索了這個有趣的「世界觀」之後,自然會受到鼓勵去獨立去完善自己的「邏輯」。
反過來說,成人讀「童詩」,又如何? 首先,許多成人已失去了屬於自己的「邏輯」,成為制式化的社會契約中的一個副本。其次,許多成年詩人沒能力寫童詩,包括我自己,甚至養成制式化的詩歌風格,就算是自己獨創的風格,也被自己的風格所限制。那麼,來讀讀thorn詩吧!恢復自己的赤子之心,像孩子一樣來認識一個陌生的小朋友,並鼓勵自己也寫寫童詩吧!
可問題是,假如thorn也是被自己獨創的童詩風格所限制,怎麼辦? 這…還是先讀讀詩,再想這個問題好了。

045 [居]
記得小時候

kamadev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做為立志要捕獲神妙的「遠方小海豚」於詩海之中的小人物,我一直在尋找定義小海豚創作的方法…最近我似乎已經發現如何在文學批評上定位「神妙」的小海豚了,這種捕獲方法是,既然我無法直接捕獲小海豚,那我就先捕獲一隻類似的A,然後觀察A的習性與追蹤A的寫詩淵源,以此來推斷小海豚的寫作風格。(「小海豚」是詩人侯馨婷自己取的暱稱,她在BBS上的ID是thorn)

上述這個倒楣的A,被我認定長得很像小海豚的A,據說其風格是衍生自維多利亞時期的詩歌韻律風格(如Lord Tennyson, Robert Browning)以及美國詩人愛倫坡(Edgar Allan Poe),其天真風格則可追溯到William Blake。當然,上述四人與小海豚並無直接關聯,但給了我一些思考的線索…試引幾段針對A的評論,看看是不是很像在評論小海豚:

「但她已被評論家謹慎地對待;他們將她描繪成一位天真的作家,其詞隨性,其技天成。這顯示出她假裝天真,成功地塑造了自己的公眾形象......她不但隱藏了自己的博學多聞,更重要的是,隱藏了她對傳統的或文言的韻律形式的倚賴。」

kamadev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懸吊之人]
--Sylvia Plath

kamadev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02 Thu 2004 20:38
  • 瘀青




瘀青
--Sylvia Plath

kamadev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鬱金香]
--Sylvia Plath

kamadev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