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401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新文學與鴛鴦蝴蝶派

 

話說上文提到的那位「熱心的事件,不外跳舞音樂,吃飯睡覺。」的衣色加學生會會長譚某,終於召開了學生會。徐志摩的日記中,竟出現了一段八卦消息:

 

[八月十八日]

…那天晚上這幾位小姐的情形,倒著實有些討論的價值。我先把他們的性情舉止,大概照我眼光分一分類。今年在衣色加總共有十位中國小姐:兩鄺,兩楊,容,丁,兩劉,袁,吳。這十位小姐,一位有一位特色,橫豎空著,等我仔仔細細來分析評判一下。其中我最生疏的,是廣東劉、容兩位。從來不曾一親芳澤,所以只可極粗簡的說幾句。劉女士尊容,頗為激目。因為他身材是矮而肥,簡直直上直下,說句唐突話,像冬瓜那麼一段。再加上一顆斗大的頭顱。面如滿月,眼若銅鈴。口闊,眉濃,鼻大,就剩皮膚倒還白皙,否則不堪設想了。他時常同容小姐在一起。這位容小姐,也是一樣的機目,前者是醜的激目,後者是美得激目。容的姿韻體態,在中國人中,決計是第一流。劉極侏胖,容是頎癯。暫且擺開頭面,只看他肩若削,腰堪搦,背直而不僵(最為難得),十指如春蔥,行路似嬌柳風挾,直[實]在是難有可貴,可與西艷[施]核一日之長。總而言之,體態輕盈,然而身體雖好,總還是面首側重。容的微憾就是過癯了些,下頷稍促,所以瓠犀的時候,不免有齲齒之跡。論他膚色是珠潤玉圓,一雙星波,深情盪漾之中,隱隱有幾分霜氣。容小姐分明是一性氣高傲的女子。他那落落寡合的神情,也不知曾經得罪了多少人,但是他我行我素,艷李塞冰。張鑫海非常景慕他顏色,但是怪他的神色太活現了。我說原諒點兒罷,人家是傷心人別有懷抱噢!這劉、容二姐,獨立為黨,少與其他小姐們來往,男人是不用說了。

kamadev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與B君閒聊,提到「徐志摩不為人知的一面」,也就是熱衷政治活動的徐志摩。徐志摩受到張君勱、粱啟超、林長民等人的器重,絕對不只是看重徐的家世或文才,而是看重徐對政治與社會方面的理念。畢竟張、粱、林根本就是政壇大老級的人物,雖然最後無法取得太多實際權力,林長民還死於兵變;但可想而知,在權力競爭的過程中,有很多暗中角力的過程。徐志摩可能參與機要,扮演比較隱匿無實,但不一定是邊緣性的角色。這使我又以一種新鮮的態度,注意著關於徐志摩的事情。因此前日在書店看到《徐志摩未刊日記(外四種)》,很是高興,這本書整理出徐在杭州念中學時期的〈府中日記〉(1911),以及徐在美國留學時期的〈留美日記〉(1919),算是新史料吧。

徐志摩對「五四運動」的反應

我當然立刻翻閱日記中一九一九年五月的部分,果然五月一日與五月二日都在談巴黎和會與山東問題:

[五月一日]

kamadev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跟我房間隔了一條防火巷的隔壁公寓中,某位不知名的鄰居,大約在兩年前開始
玩起音響。我毫無理由說他品味太差,因為他播放的都是正統的西洋古典交響樂,但問題是,他似乎偏好那種波瀾壯闊、頗為灑狗血的那些樂章,例如天鵝湖之類的,或是現在這首快樂頌第二樂章...

更不幸的是,我看過史坦利.庫柏利克導演的「發條橘子」,相信看過這部電影的讀者,能夠體會這是多恐怖的一個樂章,至於沒有看過該片的讀者,也應該有看過庵野秀明導演的動畫新世紀福音戰士吧?總之,半夜十一點半聽到隔壁傳來這種血脈賁張的旋律,對我來說實在是一件恐怖的事,因為我會無法抑止地想像那位不知名的鄰居,半夜獨坐在他的寶貝音響前,閉目做出某種變態的表情,享受這種激昂的交響樂的詭異畫面!

那麼,半夜應該聽什麼古典音樂才對呢?這可把我給問住了!事實上我的品味不會好到哪裡去,咳...例如德布西或帕格里尼如何?(我彷彿已聽到對西洋古典音樂內行者的爆笑聲…)或許正確的答案是:「只有德布西的某某某鋼琴曲,或是帕格里尼的某某某號協奏曲,才適合獨自在半夜自己的房間用音響聆聽...(是嗎?)

kamadev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